香港正版挂挂牌彩图
关于战斧f1究竟应该怎么看
更新时间:2019-09-15

  主机游戏是一个非常另类的封闭生态。早在苹果之前,主机游戏已经实现了“封闭硬件-专业开发者-独占内容”的生态。但由于花真金白银支付的消费者,集中在游戏一个领域(而且相对于全体游戏玩家还是小众),这一生态无论在PC时代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都谈不上主流。

  2016年5月10日,蓝港互动旗下的斧子科技履行了CEO王峰两年前的承诺,正式发布了它们的第一款游戏主机“战斧F1”。这件事在游戏行业的热度,超出了许多大众媒体的想象。

  在PlayStation、Xbox盛名之下,许多人并不相信国产游戏主机——尤其是Android盒子构架的游戏机能够成为多么大的事业。但似乎,“期望斧子科技能够成功”成为了游戏行业一种主流的声音。

  前不久任正非“28年只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的提法走红。高性能游戏主机其实也是一个城墙口。无论蓝港互动还是斧子科技,成为了迄今为止国内最被期待的一个冲锋者。

  游戏主机很难做,而且这种难并不仅仅体现在硬件技术上。游戏主机需要胜任巨大的图形图像计算挑战,这并不像手机平板一样有众多的上下游共同在研发和优化。更重要的是,游戏主机是一个内容载体,需要有具备巨大图形图像计算量的游戏程序在上面跑。

  于是游戏主机就变成了金字塔顶端的明珠——不仅内容需要金字塔顶端的大型游戏开发者来供应,连硬件以及固件优化都需要硬件厂商的高端产品线协同开发甚至是定制。

  在中国人为数不多的几次向游戏主机发起的冲锋中,蓝港是目前最有希望的冲锋者。

  直接争取最好的游戏开发者这件事,王峰在七八年前就做过了。蓝港互动在创办之初,从代理一款游戏起步,用这款游戏的利润同时养着四个游戏项目的研发,并在业内率先提出海外游戏制作人的引进计划。事实证明,这样做是有成效的。斧子科技如果砸重金照原样再来一次,未必不能成——虽然要引进的游戏开发者比PC网游更高端,但蓝港现在无疑也是大金主了。

  而且,相对于国内风生水起的游戏大户多为发行和运营不同, 蓝港的研发基因和积累都是值得说道的。任何一个新市场,都需要平台方首先有足够的研发投入和产品输出,才能带动开发者参与,进而形成有利益分配的生态。与此前一些尝试过Android游戏机顶盒类型产品的公司来说,蓝港看上去是成功机会更大的玩家。

  最大的难题,刘佰温精准三肖!大概是硬件研发本身。此次“战斧F1”的配置并不算亮眼(详见雷锋网报道《关于斧子科技的游戏主机和VR》)。升级和定制化一定是未来的方向——但目前斧子科技的谈判筹码未必足够分量。

  幸运的是,大型游戏和高端计算机配件本身就是共生关系,毕竟大型游戏不仅体现了高端CPU、显卡的实力,也给消费者提供了切实的升级计算力的需求。王峰作为游戏行业老兵,这并不难搞定。

  正如前述游戏主机是一个封闭、复杂且身处计算性能塔尖的行业。斧子科技无论是要争取游戏内容巨头的支持,还是性能硬件厂商的合作,都需要用自己的成绩说话。蓝港此前的成绩,仅仅是给斧子争取到了一个不错的排位。

  昨天在斧子科技发布会的直播中就有观众留言指出,即便是PlayStation、Xbox等知名游戏主机,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并不好。有媒体报道称,代理Xbox中国国行版游戏娱乐软件制作与销售的百家合公司2014年度(Xbox One2014年9月在国内上市)亏损1724.48万元,其中持股49%的微软为此损失了大约845万元。

  但另一方面,2014年来自外媒的新闻正式确认中国游戏市场规模超过美国跃居全球第一:“2014年中国游戏产业销售额1144.8亿元人民币,同年美国游戏业年销售额约980亿人民币。”

  在这个局面下,斧子科技要争取到全球顶尖的大型游戏和性能硬件支持,答卷只有一个标准:市场份额。

  “战斧F1”的发布,仅仅意味着,斧子科技要开始做题了。而“战斧F1”900到1500这一价位段,无疑是面对这一市场局面的合理应对。

  在斧子科技走上发展快车道之前,迫切需要中国游戏消费者的支持——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包括情怀。

  王峰是一个被公认的有情怀的人,这让王峰获得了许多无条件的信任票,但也给王峰带来了一些麻烦。王峰在“战斧F1”发布会同时发布了十几条朋友圈宣传产品。然而此次的爆发力远不如2013年王峰朋友圈三张设计图两天预订出七万只土曼手表的传奇案例。

  接近王峰的人都知道教师出身的王峰是个讲性情、有格局的人。王峰长于营销,但却踏踏实实做了一家以研发为主的公司。对于文章开头“为什么游戏圈期待斧子科技能够成功”的问题,王峰是一半的答案。

  另一半的答案是因为斧子科技助理总裁杨雪飞。杨雪飞网名“雪猹”,笔名“多边形”,前《游戏机实用技术》资深编辑,高级记者,可以说是中国主机游戏编辑第一人,关注主机游戏十多年,在国内主机玩家圈子中享有盛名。

  如果说因为王峰在蓝港取得的成绩让人觉得斧子科技有机会成功的话,游戏圈对杨雪飞的期待是:如果国产游戏主机能成功,杨雪飞应该身居其中。

  这是一个有政策因素的现象——与全球顶级主机游戏最接近的,并不是科技公司,而是媒体人。而这个媒体人,现在正在做国产游戏主机。

  这很有趣,电子游戏在中国一直处在“被压抑的快乐”的角色上。这使得资深的爱好者之间有了患难之交的微妙情愫。而当有一天,真有机会把曾经的压抑和苦难转化为世俗意义的商业成功时,游戏圈对斧子科技突然充满了线后们摸不着头脑。

  正如前文所述,如果国产游戏主机真的要成功的话,从来都没有过比现在更好的时机。

  一方面,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发达程度是全球领先的,有足够多的(低性能要求的)应用与服务,这意味着有足够多的市场场景,也有足够多的人才可以推动此事成行;

  另一方面,中国的前沿技术尝试几乎与美国同步,三大热门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虚拟现实,中国市场上的关注与投入都与美国差距不大。

  在游戏主机这样一个需要大量海外技术资源的领域,中国厂商有比以前大得多的话语权。

  更重要的是,全球都在期待一种新的性能主机去驱动前沿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虚拟现实都迫切需要一个新的计算力载体,比手机更快,比高性能PC更便携。还具有更多扩展性。

  三星、HTC都在试着从手机向性能主机演进推出新的产品,英特尔则另辟蹊径直接重新定义性能主机的形态(edison、realsense等技术)。游戏主机为什么不能是新性能主机的原型?可以是的。

  从玩家的角度来说,有足够多的游戏,体验足够好,斧子科技能如愿地从满足玩家的角度获得利润,这才算是做成了;

  从智能硬件用户的角度来说,斧子科技能占据客厅,成为娱乐生活的重要工具和入口,这才算是成功;

  然而把时间拉长,从整个产业去看,斧子科技要做好一个游戏主机,继而做好一个具有高性能、可扩展的计算中心,这才是足以树碑立传的成功。这个设备,或者这一类的设备,有可能成为承上启下推动中国下一个网络时代的重要产品。斧子科技就没有辜负行业的期待。